FFF

FFF

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

時局感想:2017年3月

Chapter 1 世界
當今的世界,已經陷入了又一個資本主義的輪回末期.
站在資本主義食物鏈頂端的食利階層,已經攫取了大量本不屬於他們的財富,造成了自己財富的日益膨脹,以及社會財富的逐漸枯竭.
隨著社會財富的枯竭,經濟不再有往昔的活力.貧窮或者不太富裕的人們沉浸在"口紅效應"造成的小物質滿足和小確幸之下,一天天地醉生夢死.
中產階級淪爲了財閥的奴僕,爲了財閥們榨取財富的事業添磚加瓦.
財閥本身的經營活動無可厚非,但他們的原罪在於,利用遊說,收買,威脅和鉆漏洞,來避免自己繳納更多的稅費,而稅費則是平衡社會財富的最重要工具.
另外,他們還讓政客推行對自己有利的政策,扼殺處於萌芽狀態的潛在競爭對手,以及不惜代價地推行消費主義,把所有的節日都變成購物節,進而侵蝕到人文主義,一步步加劇人性的淪喪.
西方國家的政客們在財閥那裡得到了足夠的好處,於是一再地製造漏洞,讓財閥過關.貧富分化愈發嚴重,最終釀成危機,威脅統治基礎.
幸而最近美國選出了川普,這個敢於說國王沒有穿衣服的人.
他的離經叛道讓美國的各界既得利益人士惶恐不安,而曾經將他選上高位的,朝不保夕的貧窮人士們,則是對他將承諾付諸實踐充滿期待.
世界的走向又進入了一個奇妙的螺旋,21世紀的世界是否會重複19~20世紀的老路?這個可能性依然不低.
但我覺得,更可能是以一種全新的,前所未見的形式,將這一切終結.然後,重新開始.
但無論如何,21世紀,都一定會是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世紀.

Chapter 2 中國
當今的中國,是一個高度精神分裂的國家.
當一個國家,同時具有極左的意識形態和極右的國家政權之時,這個國家的精神分裂,就已經開始了.
中國所謂的"改革開放",其實就是執政集團將全國上下視為賊贓,而進行的一次瘋狂的分贓會議.
不可否認地,執政集團爲了維繫自身的統治地位與合法性,在分贓的過程中釋出了一些利益,給予一般民眾.而更多地利益則被劃分到了執政集團內部,已經執政集團的合作者手中.
被西方經濟學沖昏了頭腦的西方學者甚至一度認為中國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經濟奇跡,或者說是在跟著西方學步.
圖樣圖森破!
西方人完全不懂中國的邏輯,不懂得中國歷朝歷代執政集團的邏輯.
當今的中國只是一個披著共和國外衣的封建帝國而已.有沒有"核心"全憑元首意志.
而不足10人的常委制無外乎就是軍機處或者元老院的翻版.
然而與之前的歷代王朝都不同,本朝(改革開放后)抱著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卻施行法西斯道路.
而之前的王朝至少保持著儒家典範的政教合一.
似乎最近執政集團看到自己的意識形態破產,趕忙把陳腐的儒教體系搬出來,這回搬出來的還不是原版,而是在儒教社會都屬於邊緣意識形態的東西.譬如《弟子規》等.
執政集團依然幻想可以利用這些文化糟粕來給青少年洗腦,從而達到長治久安之效.
但事實上毫無用處,中國的儒教社會是弱意識形態,本質上與世俗主義並不抵觸,因而出現了中國社會儒教與世俗主義長期共存的局面.
在中國在經濟領域實行國家資本主義的今天,大眾已被資本主義的世俗原則所感染,並不相信那些陳腐的被歪曲的所謂儒教經典.
這些舉措很明顯是執政集團的無奈之舉.
中國的局勢與世界的走向高度相關,中國國內也呈現出與世界走向相似的局面.
民粹主義依然在不斷發芽,顛覆性力量也蠢蠢欲動.
中國這盤棋,和美國相似,全場下來,沒有一個是好人.
每個人都淪爲了慾望的奴隸,只是在互相撕咬著.
不可能繼續長期維持現狀了.
那些每天玩著鋼筋水泥遊戲的大玩家們,似乎還沒有清醒.大多數人都在做著相似的迷夢.
中國,這頭東亞的雄獅,在一頓饕餮盛宴之後,又要陷入沉睡了.

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记录者

    如今的中国,已经开始了新一轮万劫不复的轮回,这样的轮回已经至少进行了两轮.大约60年前和大约120年前.
    自从清光绪年间开始,中国就蜕变成了一个半封建半官僚资本主义的国家,一直延续至今.这样一个体制简直是最坏的组合.在这个时代,整个地球也找不出一个比现在体制更加邪恶的体制了.
    封建专制规定了官方思想,而且通过教育,宣传机器,以及散布恐怖和控制传达到每一个帝国臣民的心里.
    而资本主义的邪恶之处,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已经说过.这并不表示我认同共产主义那一套,因为那完全是一个无法实现的乌托邦,只会被列宁或毛泽东那样的阴谋家所利用,蛊惑人心,然后异化为极权主义.现在要讲的,依然是资本主义的邪恶,至于共产灾难,所有经历过共产党统治的人们想必都记得那种深深的恐惧与无力.
    当今中国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在毛时代之后,回归了2000多年来的封建帝国传统,蜕变成了一个外儒内法的封建帝国.而通过改革开放,又成功地将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模式引入,取代了原先的苏联式计划经济.这样带来的一个结果是,中国将历史悠久的封建官僚习气与资本主义体制本身的缺陷相结合,形成了一套独特而异常牢固的官僚资本主义.这样的形式与清朝末年颇为相似.
    如果熟悉近代中国的历史,就会发现.如今的中国,除了现代的外表,一切都与60年前国民政府败逃前夕,以及120年前清末乱局的社会格局颇为相似.贫富差距巨大,政府信用破产,皇亲国戚横行,官僚腐败,经济凋敝,民不聊生.
    这仿佛应验了古人60年一甲子的某种预言.中国社会,已经是进入了第三轮暴虐时代的前夜.在当今这个时代的中国,官僚资本主义就像是一个附在杀人狂魔身上的吸金幽灵.这幽灵激活了杀人魔的贪欲,使他在追求财富的道路上肆无忌惮.而杀人魔的本性,依旧不改,强夺人财产,逼良为娼,甚至于谋财害命的事情屡见不鲜.那些被拆掉房子,无家可归的人.那些被强征赖以为生的生计,被迫从事灰色行业的人.那些因为贫穷,而没有得到完整教育的人,被迫沦落到社会的底层,从事各种非常,甚至于非法,或者犯罪的职业.
    往昔的记录者,零星地还会有一些.明眼的人们也往往可一窥真相.而如今,在庆丰帝的禁评政策之下,一大群之前敢言的人士被勒令闭嘴.坚持抗争的人士往往会被陷于冤罪,绑架,恐吓或软禁的威胁之中.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敢于正面地看着这个社会,敢于正面地看着这个国家了.一切都是宣传机器的粉饰太平.偶尔会有一些分赃不均的斗争,但毕竟是小插曲,赤党还是相当善于维系表面上的和平的.
    最近的一年,各种可笑又悲哀的事情相继粉墨登场,这也是一个封建帝国衰亡前的征兆.从年初的股市熔断,到之后的房地产去库存运动发起,再到秋季房产价格疯涨,去库存惨痛失败.以及年中为挽救经济在各地大兴土木的疯狂行动.他们已经完全疯了.而且他们还喜欢把这种疯狂的行为加以理论化的包装,利用他们的御用文人,进行合理化诠释.
    社会受他们骗多了,自然是不信,即使他们说的是真的. 在很多地方,他们连欠债都没还清,就开始新一轮的疯狂了.很明显,他们根本没想自己买单.要么就赖账,要么就剪社会的羊毛抵账.
    或许他们应该更疯狂一些,反而更是好事呢.
    想想当年的保路运动吧.
    之后发生了什么?
    可以肯定,之后大概也会发生类似的事.
    但是,不会像之前那么容易,那么快了.
    在有生之年看到是最好.
    不然的话,还是准备逃生吧.
    带着这份记忆,作为这个帝国最后的见证者.把一切都记下来,做一个记录者.

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中国式婚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按照教科书式的定义,婚姻是爱情的见证.但这仅仅是西方文化背景下的解释.在中国/儒家文化圈内,婚姻与爱情之间从不曾有过什么交集.
       这不仅仅是东西方文化差异,也是中国/儒家文化圈内长期专制统治,以及半政教合一的全民洗脑的结果.
      儒家文化倡导的东西本身是没错的,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漏洞,他过高地估计了人性.就如同共产主义一样,这个主义与儒家文化的精神实质是类似的,都是主张天下大同,共存共荣的.但是缺陷也与儒家学说一样,对人性过高估计,于是被野心家利用,酿成了20世纪席卷半个地球的红色浩劫.值得一提的是,清末洪秀全主导的太平天国也是类似的主张和境界.这些学说和运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各种清规戒律,却往往无人做得到,导致在实践上,人人都是道貌岸然的状态,这样的社会形态最容易产生扭曲和堕落.
      曾经的欧洲和美国,一度沿袭了老欧洲的传统,人们追求心灵上的自由,将爱情作为圣洁之物,而婚姻只是一个将爱情向社会公开见证,并取得认证的过程.为何西方会有《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样的作品,因为那里的人们相信,爱情是可以超越一切的,甚至于累世的仇恨,甚至于生命.
      在中国,爱情故事往往是《孔雀东南飞》或者《长恨歌》那样的,亦或是《红楼梦》《西厢记》那种的.无论何种,无论喜悲,都给人一种弥漫着淡淡血痕和莫名忧伤的感觉.可见,在中华文化的世界观中,爱情是一种奢侈之物,奢侈到就连九五之尊也未能如愿.而中国人的世俗主义很快就把这种遗憾转化为了婚姻的物质化."门当户对"这种词汇最能体现这种思想的内涵和要旨.
      虽说西方也有类似的婚姻物化现象,但那仅限于上流社会之间的政治联姻,像中国/儒家文化圈这样,把婚姻的物化推崇到极致,以至于家喻户晓,成为清规戒律的,可数绝一无二.
      如今的中国,只是一个附着了官僚资本主义,打着社会主义旗号,披着现代化外衣,却又有着独裁统治者的封建国家. 虽然没有了皇帝,但是独夫民贼的一句话,权威却高过皇帝.虽然没有了皇族,但是权贵家族的吸血,却十倍百倍于皇族.虽然没有了宦官,但是官僚阶层的集体堕落,精神高度阉割,其流毒却百倍于宦官.中国原本道貌岸然的传统文化,在共产党的改造之下,又加进了唯物论这种物化人格否定灵魂的邪恶思想,使得其对于人性的禁锢和帝国的巩固再上一个新台阶.
      在如今浪漫主义褪色的西方,婚姻也渐渐退化成了一直单纯的形式.人们更在乎实质,甚至于不需要这样繁琐的仪式.人们可以永远恋爱而不结婚,或者保持单身,而不用担心任何人的指责.这就是自由的实质之一.
       中国社会依然延续了两千多年一度延续着的封建传统,婚姻物化,将婚姻赤裸裸地包装成一桩赚钱的交易.先前恶政"独子政策",加上女孩"赔钱货"的概念,导致杀害女婴现象严重,以至于祸延今日,造成男女比例失调.如此悬殊的男女比例,加上中国现今不断恶化的经济形势,以及一党独裁统治合法性的一再下降,这势必会引发一次新的祸乱,至少是类似于太平天国那种的.
       中国/儒家文化圈的悲剧在于,在历史上,中国一直压迫女性,导致男女无法正常自由相处,这样产生真正爱情的几率便寥若晨星.而在近代(这里的近代指的是从清朝覆亡到现在),女性的地位提高了,却仍未实现实质上的基本平等.发展至今,商品化潮流盛行,于是女性便被高度物化,商品化.这个过程往往是其家长主导的.或者她们自己主导这一过程,将自己主动地打包出售.这其中的形式包括而不限于物化婚姻,还有权色交易,出卖肉体等方式.而随着中国基尼系数的提高,贫富高度分化导致马太效应的显现,这种情况会继续加剧.
       西方文化下,成熟女性大多数是独立自主,自信而有逻辑的人.在中国则不同,有着成年人驱壳的小女孩比比皆是.即便偶尔遇到些相当成熟的中国女性,她们在思想上也往往无法摆脱儒家文化圈的封建流毒,会寻找所谓"安全感".换言之,就是依赖感,事实上是一种父爱的代替品.许多中国女性喜欢比他们大得多的成熟男人,很多是基于这一心态.
       事实上,中国女性也是对西方式的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恋爱和婚姻自由有所向往的,尽管这种向往经常掺杂了某些金钱欲望的私货.西方男人在中国女人之中很受欢迎便是一个例子.在西方文化下长大的男性往往更有活力,自信,逻辑性强,这一点是中国/儒家文化圈的男性所无法具备的.因为长期的专制统治,以及在专制统治之下形成的固有文化不允许他们这样做.他们的每一次公开的个性张扬和直抒胸臆,都会被认为是对帝国权威的挑衅,从而遭致难以承受的惩罚,使得精神和肉体遭受双重打击.于是,在这种武力威吓与精神同化的双重弹压之下,他们选择了保持沉默,渐渐地不再坚持是非正义,变得圆滑世故,胆小懦弱,迎合他人,以求得自我保全.
        未来的中国,很多人寄予厚望.但是在我看来,实在是不值得期待.至少是在我有生之年,中国,这个老大的封建帝国,是不会有什么长足的实质性进步的.进步的可能是一些外在的景观,科技和器物.但是论这个国家的精神实质,是断然不会有什么改变的.而在这个国家,这样的社会中生存的人们,也是断然不会有什么变化的.纵然每个时代都有一批清醒者,但是他们人数太少,力量太弱,面对强大的独裁统治者,他们是全然无力的.纵使一个独裁者垮台了,很快就会有一批新的野心家取代他们,这样的人为数众多而且力量充足,并非几个呐喊着可以喊得倒的.
       离我们最近的一位呐喊着,周树人,更著名的叫法是鲁迅.他的文章写于20世纪早期,但是即便在1个世纪之后,看到那些文字,依然觉得字字锥心.所幸的是,我们还能看得到他的文字.也是由于他的文章,产生了一片新的清醒者.然而,在他之后,却再也没有一个勇敢站出来,并能够全身而退的呐喊者了.
       这大概就是中国历史的上限.作为一个普通的帝国臣民,你是无从置喙,亦无从改变的.帝国臣民的命运永远被帝国主宰着,永劫不复地轮回着,在时间的长河中,无限循回往复.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Fighting as a nobody,Fighting with nobody

人生来便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任何财富,荣耀,光环,悲哀,遗憾,耻辱,都会在死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无名小卒的本人,虽不曾富贵,而命途多舛,但 也看得开个中道理.人适当的追求名利并没有错,但是沉溺于其中便成为瘾君子了.某先哲曾说,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邪恶的话,那就是人的心.确实.经常游走于 幻想(美其名曰"理想",实质上只是追名逐利而已)与现实之间的人,往往有疯狂之举,轻率而乖张,如赌徒般.
膨胀的自我意识,逐利的处事方 式,以幻想为支撑的野心,以清洗为手段的独裁,正是此类人的特征.譬如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刘邦,朱元璋等人.其实每人身边都有此类人,只是他们尚未 得志,不为人知而已.但是行事方式与思维是一眼即可看穿的.就如同犯罪者那显著的动机一般.
当然也有一类天真,或者说善良,单纯,傻 瓜....总之一个意思....这类人.天生便有着悲天悯人的情结,有如纪元前的基督般.看起来就像是动画片里的角色,超人,蝙蝠侠,或者 Ultraman,总之是以拯救他人为己任的白痴,认为自己可以拯救地球的妄想症患者,有着自信与自卑的双重人格.这实质上算是一种王者情结.
王 永远是孤独的,他面对着沦陷的属领,背叛自己的臣下,依然保持着不屈的坚毅.他宁愿孤独,他并不害怕孤独,因为它从来都是孤独的.没有人真正地了解他,没 有人真正地理解他,没有人真正地属于他,没有人真正地服从他.他只是一个被命运束缚的笼中之鸟,可怜的,悲哀的存在.
然而王永远是王.
王 屡战屡败,但虽败犹荣.
独裁者只能显赫一时,却要背负万世骂名.子子孙孙世世代代悲背上耻辱的印记.
伟大的王,永远默默无 闻,永远孤军奋战.不要回报,只求心安.

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嘉年华

日暮途远生归意
嘉年何须走泥丸
金人十二显于世
贞观遂作李寻欢